首頁 > 新聞中心 > 情感講述 > 正文

一位宜昌老勘探的山西情緣

本報記者黃今通訊員曹竟斌 然然

近日,網絡上一則尋找失聯35年的宜昌老朋友楊遠富的貼子,引起眾多網友關注。讓人欣喜的是,山西大同的朋友已經在網友幫助下,找到了已經70多歲、身在湖南長沙的楊遠富。這一切,還得從山西大同的115地質勘探隊說起……

疫情期間 網上尋人

通過網絡公眾號尋人的叫孔繁森,山西大同人,是一名年近70的退休工人。

他是來替自己93歲的老娘馮桂云來尋人。

要尋的人,叫楊遠富,男,湖北宜昌人,和他差不多年紀,也是七十歲左右。年輕時,在山西大同115地質勘探隊工作。

孔繁森的母親馮桂云今年93歲,從接到居家防疫的社區通告起,她便待在家中一步也不出門。

老人眼睛已視物不清,可身體還不錯,每天都特別勤快,自己做飯,自己做家務,能干的活兒都自己干。

只有一樁心事,令她日思夜想放心不下。

孔繁森每一回去看望母親,她都憂心忡忡地問:“湖北那邊疫情嚴重,湖北宜昌的楊遠富怎么樣了?你能想辦法找到他嗎?他和家人還平安嗎?”

他去見老娘一次,她就問一次,閑下來的時候,她就不斷地提楊遠富,對他牽腸掛肚,日夜念叨。

孔繁森說,他文化不高,也很少出門,但老娘的心愿,做兒子的想盡辦法也要為她實現。

楊遠富作為湖北宜昌人,和他們沒有血緣關系,但讓他們牽掛了幾十年。

山西勘探 結下緣分

這一切,還得從山西大同的115地質勘探隊說起。

115地質勘探隊隸屬于國家,60年代起就在山西大同市左云縣舊高山村周圍打鉆,搞勘探,勘探隊的工人們就租住在村民家中,和村民的關系相處很融洽,就像一家人一樣。

那時,115隊還專門給住了工人的村民家里都裝上了電燈,街上也裝了路燈。晚上,孩子們在路燈下踢毽子,打腿(一種那個年代男孩子們玩的,用棍子擊打的游戲),開心的不得了。

之后115地質勘探隊服從國家安排,從山西調去了湖北宜昌。

等115地質勘探隊再次從湖北回到大同,已經是二十年后了。

1983年,115地質勘探隊為勘探煤礦,再度來到高山村,向地球開鉆。除了個別原籍是山西的老工人跟著回來,之前隊里的老人都不見了,新來了很多湖北宜昌籍工人。

115地質勘探隊來的那些天,村子變得很熱鬧,工人們都忙著在村里找房子租住。而村民們,就像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都敞開大門迎接他們。

一位中等個頭,方臉,胖胖的男人走進孔家院子,客氣地用普通話問孔繁森:“老鄉,有沒有閑房子租?住兩人。”

“他的體型和講相聲的岳云鵬差不多,年紀也跟我差不多,身上穿著鉆井隊的深藍色工裝。”孔繁森心里明白他是115隊的,熱情地沖他說:“有,你們來吧!”

這個人,就是楊遠富。

隨后,楊遠富和他的同事楊洪根,每人提著一個鋪蓋卷,帶著換洗的衣服搬來了孔繁森家。

楊遠富收拾好屋子,自我介紹:“我今年30多歲,在115地質勘探隊做電工,是湖北宜昌人,已經成家了,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叫奎奎,小兒子叫燕燕。”

孔繁森回憶說:楊遠富這個人性格很好,特別隨和,人也本分,下班了就回家洗衣服、做飯,很少出去串門溜達,我們一家人都很喜歡他。

我們年紀差不多,他喜歡看書,我也喜歡看書,氣味相投,就成了好朋友??臻e時,我們會經常交流看書的心得,也會互相推薦書,互相借書看。

我們家是北方的土窯洞,我們倆經常躺在火炕上聊天。他看著我家泥土屋頂,我告訴他,這屋頂是我用鎬頭刨出來的。

他想到了他家鄉的房子,說:“我家是在長江邊上,是一個木屋子,你知道嗎,長江漲水時,我的木屋子會隨著江水漂起來。”

我聽了覺得很新奇,山西水少,楊遠富的房子會漂真不可思議,就問他:“那你的房子漂到江里了怎么辦?人還在上面呢!”

他躺在炕上,虛虛地伸手在空中比劃著說:“我的房子用很粗的鐵鏈子跟岸上的錨固定在一起,不會被沖走,江水退了,木屋子就落下來了。”

艱苦歲月 相互扶持

楊遠富思鄉了,常常念家。他來山西,家里老婆孩子沒人管,他特別擔心。

孔繁森的母親心細,看出來他悶悶不樂,自己做飯也不怎么做,不怎么吃東西,也不講話。

老人就做各種農村的山西小吃,拉他過來吃。他是湖北人,愛吃辣,老人用紅麻油,熗了一碗辣椒放那兒,湖北叫“油辣子”。

老人做好油面,他就舀一勺子“油辣子”拌著吃,吃得挺好。

老人見他肯吃了,喜滋滋地看著他吃面,像看自己的兒子一樣。

楊遠富心情好些了,開始自己做飯。他在我們家灶臺,用土豆、白菜、胡蘿卜做了辣得不得了的湖北菜,一定要我們嘗嘗。

孔繁森和母親、弟弟,三人每人面前擺了一大瓷碗的熱水,吃一口他的辣菜,喝一口水,辣出一頭汗。他夾起來嚼嚼,笑笑:“辣這個味道太好了,就喜歡吃辣的。”

大家吃一口喝一口水,一碗一碗地喝,邊吃邊聊湖北的風土人情,山西的風土人情,說說笑笑,十分開心。最后把辣湖北菜全吃光了。

楊遠富還有一點很有意思,他特別喜歡打蒼蠅。村里的屋子有養豬,那個年代的廁所也是敞開的,特別愛生蒼蠅。

屋子里面蒼蠅嗡嗡亂飛,楊遠富下班回了家,手拿一只蒼蠅拍,全屋打蒼蠅。

他沒事干了就打蒼蠅,一天能打死五六百只蒼蠅。

楊遠富對孔繁森一家也很關照,鉆井工人們做了什么好吃的,他會叫大家一起去吃。

115地質勘探隊有時會雇臨時工,孔繁森的弟弟沒有工作,楊遠富總是一聽到雇臨時工的消息,就回家來叫弟弟去。弟弟做115隊臨時工一天能掙兩塊,孔繁森在水泥廠正式上班,老重的體力活兒干一天才8毛。

115地質勘探隊對村民們很好,80年代的某一天,生產隊場面(曬谷場)邊豎起鉆桿,安裝天線,村民們奔走相告:“要放電視了!”

那個時候年輕人為看一場電影,睌上收工后還要趕到十幾里以外的村子去看,電視是稀罕物,可舊高山的社員們,靠著115隊早早地見識到了電視。

電視機前人圍得密不透風,小孩湊在電視機最前面,年輕人挨挨擠擠地圍在外圍,老年人只能在外層聽個聲音,反倒是電視機的主人,115隊的工人們很難擠進去,看上電視。

那是一臺只有幾吋的黑白小電視,圖像不清,常下雪花,可人們硬是從節目預告,看到再見。

分別經年 內心牽掛

楊遠富住在孔家的第二年春天,宜昌帶來消息,大兒子奎奎眼睛受傷了。他急急忙忙趕回了湖北。

奎奎的眼睛在湖北治得不夠好,他帶了老婆、兩個兒子來到山西療養,也都住進了孔繁森家。

楊遠富老婆來山西后做了個手術,做完手術有一周左右不能動,孔繁森的母親熱心地照顧他們一家人,做飯、收拾、洗衣服無微不至。

后來,他們搬到靠大路的一間房子住,開了一家小賣鋪,由他岳父經營,貼補家用,大家依然像親戚一樣走動。

楊遠富一家在村里待了兩年??准业艿芙Y婚,他帶著老婆、兒子參加婚禮,送了紅包。

孔繁森說,弟弟婚禮后沒過多久,楊遠富帶著全家人過來告別:“明天我就要帶著家人走了,回湖北宜昌,今天來跟你們告別。”

大家雖然舍不得,但都替他高興。他之前就說想調回湖北,現在能回去了,能照顧家,不用大老遠跑山西,真的挺好的。

那時沒有電話,也沒想到問他要一個地址。楊遠富走之后,大家沒了聯系。

一晃又過去35年了,孔繁森都已經快七十歲了,老母親已經93歲了。

這么些年,孔家聚在一起聊天,只要聊起過去的歲月,老母親總要提起楊遠富,幾十年從未間斷。很想知道他們一家在湖北過得好不好,他現在身體好不好,如果能聯系上,還想邀請他回山西來玩玩。

以前,老母親念叨念叨就過去了,這次湖北疫情,加深了她的牽腸掛肚,尋找楊遠富一家,成了她很重的心事。

網友相助 重逢在即

網上尋人的消息傳開后,引起了很多網友的關注。幸運的是,在網友和楊遠富老同事的幫助下,兩家人終于聯系上了!

昨日,記者電話聯系了已隨兒子定居湖南長沙多年的楊遠富。事實上,楊遠富也牽掛著孔繁森和他的家人。“前些年,我曾兩次專門去大同探訪孔繁森一家,可惜他們已經搬家了,我沒有找到。沒想到,現在他們也在找我!”楊遠富說,時隔這么多年,他和孔繁森第一次視頻通話,高興和激動的心情難以言喻,“我們各自講了分別后的情形,話兒好像怎么也聊不完??桌蠇寢屢幌伦诱J出我來了,她身體還不錯,就是聽力有點不好。”楊遠富說,人這一生,有緣相遇是緣分,彼此的真情和友誼最可貴。能有一份讓人牽掛的美好情誼,是一件很幸運的事情。他打算等疫情過去,回山西看看,和他們好好聚一聚。

m_04-09-0420TR_3


孔繁森

m_04-09-0420TR_6


楊遠富

m_04-09-0420TR_5


孔繁森母親,93歲的馮桂云老人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 主管主辦:湖北日報傳媒集團三峽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勝利四路46號
  • 版權為 三峽新聞網 www.sxxw.net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 互聯網出版機構 鄂新網備0908-0213 鄂ICP備12016035號
  • 聯系電話:0717-6448478
  • 24小時報料熱線:0717-6233333
  • 郵箱:sxxw@sxxw.net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