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三峽地理 > 正文

牛莊立冬后的第一場雪

核心提示: 號稱“宜昌西藏”的小鄉鎮,每到11月份就會成為焦點,大家就會去關注這里是否會下雪

11月 18日,下雪的場景在宜昌的朋友圈里刷屏了。

不出意外,這次的降雪依舊包括五峰的牛莊鄉在內,這個號稱“宜昌西藏”的小鄉鎮,每到11月份就會成為焦點,大家就會去關注這里是否會下雪,以至于這里成了宜昌各大微信公眾號的重要素材庫。

趁著這場雪,我們便在當天馬不停蹄趕往牛莊,遺憾的是雪才下了幾個小時并且上午已經放晴,等到我們傍晚抵達時全部融化了,只能在一些陰坡的地方看到一些殘雪。

遺憾歸遺憾,但是這一次行程,也讓我們看到了冬日的牛莊,除了雪景還有更多的美景。

m_02-11-1122TR_8

m_02-11-1122TR_7

m_02-11-1122TR_10

m_02-11-1122TR_9

往年一進入11月,牛莊的雪就如約而至

抵達牛莊文化站,工作人員都在忙著聯系熟人,期待能夠弄到幾張“好一點的下雪的照片。”

進入11月份以后,這是文化站以及鄉里負責宣傳的工作人員都會接到很多電話,都是來約照片的,對方或是省市一級媒體,或是一些擁有眾多粉絲量的社交媒體賬號。“一般一說到宜昌要下雪了,大家就會第一時間聯系鄉里以及我們文化站,因為咱們牛莊是全市海拔最高的集鎮。”文化站工作人員熊大福是一個攝影愛好者,也是牛莊雪景的主要提供者,“以前是要求有照片,現在是最好視頻都要有。”

據說,當地甚至還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計劃,把所有的村黨支部書記都集中在一起培訓一次照片視頻拍攝培訓班,然后通過村支書將這些技術傳給村民,讓大家第一時間能夠拍到下雪的美景。“我很贊同這樣的做法,這是對外界宣傳一個渠道。”鄉文化站站長關祖禹說,“牛莊每個村地形都不同,雪景也有不一樣的美麗,這樣就可以通過媒體以及自媒體平臺展現我們美麗牛莊。”

跟我們一樣遺憾,今年初冬的第一場雪下得時間太短,而且是在凌晨的時候才開始下,所以能夠捕捉到雪景的人并不多。

我們也曾探討過初冬這場雪的意義所在,可能更多的是這場雪所帶來的那種“儀式感”,當大地白雪皚皚一片蒼茫時,意味著冬天的到來,也意味著豐收以及“瑞雪兆豐年”,更意味著春節將至,因此很多人都更愿意把這下半年第一場雪固執地認為是“今年第一場雪”,“實際上今年3月31日牛莊還下雪了。”

對于牛莊而言,今年初冬的第一場雪來得有些晚,比去年晚了近一周時間,比2016年晚了10天。“往年基本進入到11月份,稍微天氣寒冷一點,咱們牛莊就會下雪。”關祖禹說,“今年可能是干旱以及偏暖的原因,不僅時間晚了,而且也才下了幾個小時。”

長長的一條街,看不到一臺空調的影子

牛莊下雪早,是因為其高海拔。

1730米,讓牛莊成為了宜昌海拔最高的集鎮,“宜昌西藏”的美名也因此而來,“全鎮平均海拔1540米,最高海拔2260米。”

2260米是個什么概念?宜昌全市最高的海拔就是興山與巴東、秭歸交界處的仙女山,最高點2426.9米,僅比牛莊海拔最高的地方高了166.9米,也就是一個小山坡的高度而已。

入夜,漫步在牛莊集鎮,幾百米長的一條街已經看不到什么人影了,冰冷的風讓人迫不及待地想躲進屋子里烤火。“如果你仔細觀察,就會看到集鎮幾百幢建筑,一臺空調都看不到。”關祖禹說,“夏天用不上,我們這里夏季都要蓋被子;冬天用得心疼電,不用火爐用空調,一刻都不能停,那得用多少電。”

我們還真特地在集鎮上轉了一圈,還真沒看到戶外有空調影子,唯一一家現代化取暖設備還是地暖,在當地人看來空調有些多余,一個火爐足夠對付冬天了。

透過集鎮商店一扇扇關閉的玻璃門,總能看到這樣的場景:水汽朦朧的玻璃門里側,一家人或者一群人圍坐在火爐邊,或觥籌交錯,或邊聊邊吃,一頓飯可以吃幾個小時。試想,如果是在空調屋里,一張大大的圓桌圍坐著一群人,可能就是忙著扒拉著手機,聊天也只會是有一搭沒一搭。

就是這么具有煙火氣息的生活場景,火爐無疑是關鍵,不僅為人們對抗寒冬提供了了溫暖,也拉近了人們的距離,讓生活的氣息不被移動互聯網沖擊得那么破碎。

讓人暖心的是,當我們辭別陪同采訪的文化站工作人員在街頭漫步時,隨便推開一家商鋪的大門,主人們熱情地招呼我們,從火爐添柴的口子處拿出幾個烤熟的土豆遞給我們,讓我們趕緊“趁熱吃”,絲毫沒有被打攪的惱怒,男主人甚至還邀請我們喝杯酒“暖暖身子”。

原來,在高山上,火爐是社交的場所。

第二天的采訪,我們去了牛莊鄉的牛莊村、凌云村和九里坪村,每到一家主人們都熱情地邀請我們去“火籠屋”里坐坐。在九里坪二組,79歲的李長松老人說,自從國慶節開始家里的火爐就生起來了,要到明年4月才會停用,“這個天氣離了火爐,日子就不曉得該怎么過了。”

春賞花秋賞葉牛莊的四季都有看頭

相傳很早以前神牛下凡,有神人將其系在一處尖尖的山峰上,而這山峰是兩峰并立像牛角,故而牛莊的名字一直傳續了下來。

不過,神牛不存在,但是那尖尖的山峰卻是真真實實存在的,當地人稱之為石柱巖。山峰上植被較少,裸露的石柱山腳連在一起,從半山腰開始分開,在來的公路上只能看到前面兩座大的山峰,而繞到背后,看到的確是三座山峰,牛莊人戲稱其為“兩面三刀”。“兩面三刀”雖然是戲謔之說,但是這個地標已然成為牛莊人最大的鄉愁。“但凡外出的人從縣城回來,只要看到這石柱巖,就意味著牛莊到了。”關祖禹說,“到家了!”

當地在石柱巖不遠處的公路旁修建了觀景平臺,登樓而望,美景盡收眼底。.“實際上我們牛莊是風景優美之地,只是路途遙遠擋住了游客的腳步。”牛莊鄉黨委宣傳委員張凇源說。

冬賞雪,春天的牛莊又有什么?

我們在9個村里找到了答案——栽種的中藥材很多在春天開花,那時會和山上的野花一起裝點牛莊。要知道,春天開花的中藥材獨活、貝母和丹皮等,在牛莊有著大面積的種植,到了開花的季節,平原地區百花已在花期的尾聲,牛莊還是花的海洋。

秋日的牛莊,大山的顏色五彩斑斕,紅色的楓葉、黃色的杏葉……

當然,夏日的牛莊跟冬季的雪一樣,都是這里的金字招牌,正如前面關祖禹所說的夏天都要蓋被子,在牛莊一點都不夸張,因此每年都有大量的游客慕名而來。關站長特意推薦了太平壩濕地。他說,這處沼澤地位于牛莊鄉大花坪林場萬子河農業隊,小地名太平壩,現存濕地沼澤80余畝。“夏天來的時候,沼澤地水草豐美,草間魚群往來嬉戲。”他說,“曾有游人在此游玩時拍攝一小水洼里的魚,細數竟不下300條。”

更為驚奇的是,地處武陵山脈的牛莊以及五峰,都以喀斯特地貌為主,地下水長期溶蝕發育成地下暗河,水從高海拔處經暗河流到該處,“在太平壩沼澤地還形成魚從地下涌出的‘魚泉’景觀,這在國內都很少見。”

原來,不止是冬日初雪讓牛莊吸引人,每個季節的牛莊都值得我們去看一下。

本草是牛莊大山最寶貴的財富               記者聶烽/文景衛東/圖通訊員牛莊君

坐在火爐邊的江官明,看著屋前的大山,覺得歲月匆匆而過,67歲的他在這片大山里行走已經有半個世紀。

如今已3年沒上過山挖草藥的他,都有些不記得那大山的模樣了,年輕時候倒背如流的草藥生長地也很多已然忘卻。旁邊堂屋的角落里,空空的背簍和锃亮的小挖鋤安靜地躺在角落,希望有那么一天能夠再次跟主人一起縱橫大山。

在他看來,這深山中的本草,是牛莊最大的財富,也是五峰最寶貴的財富。

牛莊種植的中藥材百合長勢喜人。(本期報道部分圖片由牛莊鄉人民政府提供)

江官明挖草藥的小鋤頭依舊锃亮。

物資匱乏的年代,常見病都靠山上的中藥治療

1969年4月1日,17歲不到的江官明就跟著村里的赤腳醫生學藝。

那個時候他所在的九里坪村有600多人,靠每人一元錢的集資,只夠村衛生室買些阿司匹林回來,其他的藥物根本無法采購。

靠山吃山,是融入大山里人們骨子里的意識,本草成了鄉民們對抗疾病的最佳選擇,幾乎所有的常見病都能夠靠山里挖來或采到的中藥材來治療。

同治版《宜昌府志·卷十一風土志·藥材》記載,古稱長樂的五峰“藥品甚多”,不僅有長陽生長的“黨參、尾參、黃連、杜仲”等藥材,還有“杜蘅、王不留行、大薊”等24種藥材。

古人對于藥材的記載,可能專注于大宗且常見的,所以數目加起來不到百種,所以在江官明看來太少了,不及他采過的藥材的“十分之一”,“我現在還記得的草藥,就有幾百種,我的師傅據說認識超過五百種。”

學藝的日子,就是個幫工,所謂師傅領進門,修行就在于學徒的個人了。每天村醫務室不忙的時候,他就會被師傅帶著上山去采藥,“這個時候不能走遠,也就近處的山上尋找,傍晚必須趕回來,這樣就不會耽擱村里人看病。”

九里坪一帶的山上,盛產白芨、三百棒、百部等本草,只要季節對了,每次上山都不會空手而歸,“季節不對,師傅是絕對不允許我上山的。”

漸漸地,江官明也明白了一個道理,中藥材采摘的時機最為重要,時候不對即便看到了再珍貴的本草也不能采摘,不然會影響功效,最終影響鄉親們的治療,“現在很多人對中醫以及中藥持懷疑態度,實際上就是因為很多人為了經濟利益,在不恰當的時機采摘了中藥材,導致中藥材無法完全發揮療效。”

為了掌握藥材的樣式,作為學徒的江官明每次跟在師傅旁邊會要一株制作成標本,現場記下名字以及所對癥狀,“就是為了便于自己記下樣子,回到家里就不停地復習背誦。”

就這樣,不到3年時間他就出師了,成了九里坪村醫務室的赤腳醫生。

45天黃金采摘期,要在牛莊周邊大山呆40天

過了白露,就沒有任何事情比采藥重要了。

白露節氣至霜降節氣之間的45天,是醫務室里大部分草藥的最佳采摘時機,江官明就會跟著師傅一起進山了。

進山前,師傅會拜山,嘴巴里念念有詞,大致就是要告知要進山采藥了,請毒蛇害蟲勿擾。“這幾句詞師傅沒有傳給我,怕被認為是封建迷信。”他說,“進山最怕的就是毒蛇,我們都是通過蛇腦殼來分辨是否有毒,一般三角形腦殼的蛇就有毒,看到就離得遠遠的。”

此時的進山就不是早出晚歸了,而是白露前后出門,霜降前后歸家,有時候45天的時間有40天在外面采藥。而采藥的地方也不再是九里坪這一帶了,最遠到了巴東、鶴峰,來回形成數百里。

跑這么遠,是因為有些藥材生長的地方不一樣,但是師傅都能記住方圓數百里之間藥材的生長地,一路走一路采。“自帶干糧,然后在當地農民家搭伙借宿,報酬可以給點錢或幫看個病。”他說,“每到一地,采的藥材就暫時捆起來放在農民家,回程時再背著。”

最難的藥材是石斛、巖白菜了,這些都是長在懸崖上,需要綁著繩子從懸崖頂部降至草藥旁采摘,那場景如今只能靠紀錄片里方可看到,“師傅上了年紀,所以都是我綁繩子下去采藥,第一次嚇得腿都發軟,后來慢慢就習慣了。”

多用于婦科病的五靈脂,也需要在懸崖上采。五靈脂是鼯鼠的血結,鼯鼠是一種長有飛膜等短暫飛行的動物,一般多生長于懸崖山洞內,五靈脂則多被鼯鼠排于居住的洞穴中,所以很多時候需要在懸崖旁觀察山洞內是否有鼯鼠生活,然后靠繩子降落去采摘,“常用的繩子就不行,因為鼯鼠會飛,說不定就把繩子給弄斷了,所以需要五靈脂補貨的時候,就會帶更粗更結實的繩子去。”

江老年輕時為了更容易獲得五靈脂,曾有過想人工豢養鼯鼠的嘗試。當時在九里坪附近一處大樹上看到有鼯鼠窩,他耐心地等到鼯鼠生產之后,然后上樹去將鼯鼠窩摘下,“主要是為了吸引大鼯鼠,它們護犢子,看到幼崽有危險就拼命攻擊我,然后被我抓住,手還被咬傷了。”

只是嘗試以失敗告終,依舊要靠進山去尋找,特別是師傅老了之后,他一人進山,“一去就是一個多月,回到家人笑話成了野人。”

這樣的日子年復一年,到了上世紀末有些事情才開始有所改變,當地開始有人種植中藥材,并且政府也在有意識引導發展中藥材種植產業,很多常見藥材都能夠簡單地補充。“到新農合推廣之后,村里的醫務室就慢慢很少用中藥材治病了,我也就沒再進山。”

此時,江老的兒子也在他的影響下去了當地的衛校,成了村醫務室的新一代醫生,“很少用到中藥了。”

見證中藥材產業壯大本草成了鄉親致富法寶

江官明說自己認識幾百種草藥是沒有吹牛的,平均海拔1750米的九里坪村,主產獨活、天麻、貝母、七葉一枝花等名中藥材達150多種。

也正是因為村里中藥材多到150多種,也讓這個村成了牛莊發展中藥材產業的重點示范村,僅“獨活標準化示范種植基地”就有600畝,全村各種中藥材種植面積達到1100畝,總收入約400萬元,戶均收入達到8000元以上。

好山好水出好藥材。

九里坪村黨支部書記的關祖禹對村里的中藥材產業非常驕傲和自豪,他認為五峰和牛莊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為發展中藥材產業奠定了良好的基礎,“我們九里坪村種植的所有中藥材產品均按規定取樣送宜昌市質檢中心、武漢九州通等專業機構鑒定,按照中國藥典2015年版一部檢驗,產品合格率達到95%以上,受到國藥集團、武漢九州通藥業的一致好評,產品暢銷安徽、廣州等各大藥材市場。”

早已回家務農的江官明,看著村里的中藥材產業慢慢發展壯大,也是為鄉親們找到致富路高興不已。前些年,他還偶爾上山挖些草藥,比如七葉一枝花等中藥草在山上還有一些野生資源,并且能賣出不錯的價格,可以貼補家用,“后面人工培植技術成熟了,我挖來的七葉一枝花很多時候被人買去作為培育的種苗。”

不僅是九里坪,牛莊鄉乃至五峰全縣都將中藥材產業作為支柱產業在打造,僅牛莊的現獨活種植規模就達到了3800畝,年產量近1500噸,年銷售收入近2750萬元。而地處武陵山脈的五峰,森林覆蓋率高達81%,更是武陵山區的“天然藥庫”,在全國第四次中藥資源普查中,收錄野生和適宜栽培的常見及珍稀藥用植物118科446種,其中有31種國家一二級保護藥用植物,當地提出把中藥材產業作為實施生態立縣戰略、促進綠色發展、推進精準扶貧和實施鄉村振興戰略的新興產業和特色優勢產業予以重點培育打造。“全縣中藥材總面積已達20萬畝以上,其中人工種植面積達9.4萬畝,綜合產值達7.46億元,占全縣GDP的11.8%。”3個月前,五峰農業農村局發展規劃股股長黃曉斌接受我們采訪時介紹,“去年全縣貧困戶發展中藥材15600畝,占當年貧困戶種植產業的48.3%,高于其他傳統種植產業,有效助力精準扶貧。”

從山中需要找尋,到如今成為產業,,中藥材給大山里的鄉民們帶來實實在在的收入。

住在他們家對面山腳的江官春今年73歲,正在家里熏獨活,吊腳樓右側的房間內生著火,青色的煙騰空而起,將二樓樓板熏得發黑。此時,家里今年收獲的3000多斤獨活正鋪在二樓樓板上,等熏好了就會有人來收購,僅這一項就能帶來3萬元左右的收入,“今年的獨活已經種下地了,還種了4畝貝母,明年行情不太差的話,幾萬元的收入是不會少的。”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0
  • 主管主辦:湖北日報傳媒集團三峽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勝利四路46號
  • 版權為 三峽新聞網 www.sxxw.net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 互聯網出版機構 鄂新網備0908-0213 鄂ICP備12016035號
  • 聯系電話:0717-6448478
  • 24小時報料熱線:0717-6233333
  • 郵箱:sxxw@sxxw.net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