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新聞中心 > 情感講述 > 正文

吳延榮 從深山走向部隊的那些往事

講述人:吳延榮 講述時間:2019年11月13日 講述方式:長途電話采訪采寫人:本報記者黃今通訊員程錫勇

吳延榮1933年出生于興山古夫鎮鄭家坪,現年86歲。1952年興山縣中畢業,后就讀于宜昌第一高中,1958年沈陽高射炮校畢業,分配到大連高炮部隊,歷任排長、文教、政治處干事。1964年2月入黨。1965年至1966年參加援越抗美,1978年轉業到大連市供銷總社,任干事,組織部副部長、公司紀委書記,1994年8月退休。

QQ圖片20191116103325

QQ圖片20191116102926

QQ圖片20191116103354

翻閱吳延榮老人的自傳和詩詞合集《命運雜韻》之后,本報記者通過長途電話,采訪了遠在遼寧的老人。盡管已經86歲高齡,但這位從宜昌興山深山走出去的老人思路清晰,言語之間,洋溢著對從軍生涯的自豪和對宜昌家鄉的熱愛與思念。而他作為一名經歷了多個特殊時期的見證者,所見所聞值得回味。

出身貧苦

1933年8月9日,我出生在湖北省興山縣古夫鎮鄭家坪一個貧苦家庭里。

我家住在村北,家里有父母弟妹和我共5人。父親年輕時在三溪河一家商店當過學徒,練就一手好字,算盤打得熟練。

大約1940年,抗日戰爭處于最艱難的時期,興山的友鄰房縣、??祪煽h,對外的通道被日寇封鎖,鄭家坪成了過路商販的必經之地。父親看準這個商機,倒出部分住房,開個小旅店,收入雖說微薄,能勉強養家糊口。

我自幼體弱多病,沒有錢買藥,只用些民間偏方治病。如患痢疾,就用馬齒菜熬水喝,據說可以消炎解毒。感冒發燒,就用生姜、蔥頭熬水喝,可以發汗去寒。

父母辛勤勞動的歲月,在我幼小的心靈里打上深深的烙印,使我懂得了一個樸素道理:自食其力、勤勞儉樸光榮;不勞而食、奢侈浪費可恥。

1945年秋季,我上小學四年級,正趕上日寇宣布投降,消息傳來,整個小城沸騰了。各單位、各行業、采取多種形式,熱烈慶祝盼穿兩眼、來之不易的抗戰勝利。我親自參加了縣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的萬人提燈會,同全國各族人民一起,分享八年抗戰最終獲勝的歡樂和喜悅。

1948年至1949年期間,解放戰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程度。外面不斷傳來小道消息,解放軍在縣城周邊地區活動頻繁。又趕上全國性的金融危機席卷興山,貨幣貶值,物價飛漲,少數資本家囤積居奇,災難深重的廣大群眾,又一次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一切跡象表明:國民黨反動政權離倒臺的日子不遠了,一個嶄新的時代即將來臨。

家鄉解放

1949年盛夏的一個夜晚,興山老縣城(今昭君鎮)的北山上,突然傳來陣陣槍聲,逐漸由遠而近,劃破寂靜的夜空,將人們從睡夢中驚醒,全城百姓預感到解放軍快要打進縣城了。

解放軍幾乎沒有遇到抵抗,于8月6日順利解放興山縣城。解放軍進城后,及時發布安民告示,召開群眾大會,宣傳全國大好形勢,宣傳黨的方針政策及解放軍“三大紀律、八項注意”,很快贏得人民群眾的信賴和支持。下鄉避難群眾紛紛返回家園,社會秩序很快穩定,各行各業迅速開業,學校按期開課。

興山解放不久,大批解放軍后續部隊路過興山,日夜兼程,向四川挺進,追剿國民黨殘余勢力。解放軍所到之處,紀律嚴明,秋毫無犯,夜晚不進民宅,就地露宿街頭。耳聞目睹,使我親身感受到解放軍是人民的子弟兵,是真心實意為人民群眾謀利益的軍隊。

興山解放那年,當地十分貧窮落后,全縣沒有廣播設備,沒有一張新聞報紙,沒有一臺收音機??h政府宣傳部門主辦的墻報專欄,成為國內外重大新聞的主要來源。重慶成都相繼解放,蔣介石逃往臺灣,北京舉行開國大典等重大新聞,都是從墻報專欄上看到的,而且都是遲到幾天的消息。

興山解放后的第一任縣長許佑明,30多歲,高高個頭,身材勻稱,操北方口音。9月上旬的一天,我在城外河壩廣場第一次見到他。當時他正在對數百名支前民工作動員講話。他說,現在全國大部分地區已經解放了,國民黨殘余勢力還在作最后掙扎。他鏗鏹有力的講話,使在場的聽眾深受鼓舞,數次被聽眾的掌聲打斷。

1950年夏天,香溪河發大水,許縣長搭乘小木船去宜昌開會,途經百馬灘,不幸船翻人亡。噩耗傳來,全縣人民感到震驚,無不為許縣長的英年早逝感到悲痛惋惜。

解放后,由于生活安定,沒有后顧之憂,我不僅安心學習文化知識,還積極參加各項社會活動,如下鄉搞土改宣傳,辦街頭墻報專欄,參加打腰鼓、扭秧歌等多項活動。

走出大山

1952年夏天,興山縣中的應屆畢業生,在秭歸縣城參加宜昌地區統考,我被宜昌市第一高中錄取。多年來要求走出大山求學創業的愿望終于開了一個好頭。

接到入學通知高興極了,便和同班20多名同學,立即從興山縣城出發,步行50華里,在香溪鎮住宿一夜,次日趕早雇了一條小木船,沿著長江三峽天險順流而下。

當下正值洪水季節,身臨其境,我和同學們的心情既激動又恐懼。激動的是第一次離開家鄉,見到波濤洶涌的萬里長江;恐懼的是人一上船,只好聽天由命了。那位老船工似乎看透我們的心思,不時地安慰我們說,你們盡管放心,我們有把握把你們安全送到宜昌。聽了老船工的表白,我們緊繃的心豁然開朗。當晚抵達黃陵廟,又住宿一夜,第三天上午平安抵達宜昌,壓在心里的一塊石頭終于落地。

宜昌地處長江三峽出口,自古就有“川鄂咽喉”之稱。這里視野開闊,市區繁華,交通便利。江面上輪船穿行如梭,夜晚全市燈火通明。對于我們剛從偏遠山區走出來的“鄉巴佬”來講,真是大開眼界,感到無比新奇,仿佛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但呈現在我們眼前即將就讀的宜昌高級中學,卻不盡如人意。地處懷遠路(今紅星路),教室里桌椅破爛不堪,設備十分簡陋。面積不大的破舊平房與整個城市對比,極不相稱。

學校斜對門是發電廠,煙囪整天冒著濃濃的黑煙,讓人感到窒息。周圍工廠刺耳的馬達聲,響個不停,讓人心煩意亂。

學校沒有學生宿舍。晚上只能在教室里水泥地上就地搭鋪睡覺。由于我初來乍到,水土不服,地面又很潮濕,住校不到一周,左腰部長了一個大膿包,渾身高燒,疼痛難忍。后經校醫多方治療,才逐漸康復。新生到齊后,校方終于打破了尷尬的局面,向同學們通報了真實情況:“我們的新校舍已經竣工,正在驗收,請同學們克服暫時困難,搬遷到新校舍就好了”。聽了校方的通報,打消了同學們的疑慮,同時又為我們一進高中就能住上新校舍,感到十分榮幸。在舊校舍待了半個多月后搬進了新校舍。新校舍在宜昌市西郊教軍場,與葛洲壩隔江相望,遠離鬧市區,比較清靜。

1955年6月,高中畢業,正準備迎接全國高考,沈陽高射炮兵學校以中央軍委招生組名義,到宜昌地區招生,經過輾轉反復,1955年7月,我正式被沈陽高射炮兵學校錄取。這意味著我將從一名知識青年,轉變為一名職業軍人,獻身祖國的國防事業。

從此,我匆匆告別了親友,告別了故鄉,踏上了投筆從戎之路。

入越參戰

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美國不惜血本,扶植南越傀儡,侵犯越南民主共和國。這是美國繼發動侵朝戰爭之后,在新的歷史時期侵朝戰爭的翻版。中國政府對美國的這一侵略行徑,提出最強烈的抗議。與此同時,越南民主共和國主席胡志明同志請求中國出兵支援。

1964年8月14日,即距美國制造“北部灣事件”不到十天,一列披著草綠色偽裝網、滿載參戰部隊和武器裝備的軍用專列,靜靜地停留在大連西站,站臺上沒有歡送的人群。隨著夜幕降臨,一聲氣笛長鳴,劃破寂靜夜空,列車從大連西站開出,日夜兼程,途經遼寧、河北、河南、湖北、湖南、廣西等地,8月28日部隊順利抵達云南省昆明市官渡區巫家壩機場,集結待命。

部隊進駐昆明后,先期到昆明遠郊的空軍靶場進行打靶訓練,后期排以上干部分期分批到中越邊境我方一側進行野營拉練。

1965年7月23日,我所在的高炮部隊,正式接受援越抗美的參戰任務,8月2日抵達云南邊境麻栗坡縣。部隊8月8日晚順利抵達目的地——越北重鎮安沛市。

我部進駐安沛第二天,敵機趁我部立足未穩,當天晚上,多批次、多方向、超低空對我部防區進行偷襲,遭到我部高射炮群的猛烈還擊,當場擊落敵機一架,實現了首戰告捷的愿望。

在入越參戰期間,最為艱難的日子要數在安沛至孫寨、寨湖鐵路沿線兩次伏擊作戰。有時三、四個晝夜不休息,連續轉移陣地七、八次,每次轉移陣地,都要構筑新的陣地,挖人員掩體,拉火炮上山,勞動強度極大,官兵十分疲勞。特別遇到雨天,炮車在泥濘的山間小路上像蝸牛一樣爬行,一旦被敵機發現,無法立刻轉入戰斗,只能被動挨打,后果不堪設想。

官兵除了應對頻繁的空襲外,還要應對惡劣的自然環境。經常冒著40℃的高溫在野外作戰,渾身長滿了痱子,感染后爛得一塊塊掉皮,疼痛難忍。還不時受到螞蝗、蚊蟲的叮咬和毒蛇的威脅。最難熬的莫過于夜晚,沒有照明,開會時只能靠帶干電池圓珠筆的微弱燈光,做簡單的記錄。夜晚不能安穩睡覺,經常在睡夢中被戰斗警報驚醒,立即投入戰斗。盡管戰場異常緊張,艱苦,但廣大官兵都能自覺遵守群眾紀律,愛護越南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所到之處,秋毫無犯。我們連的六輛炮車隱蔽在一片香蕉林里長達一月之久,司機在車上休息,一串串香蕉就在眼皮底下,他們從不動一根香蕉,受到當地群眾好評。

入越參戰半年多的時間里,我所在的高炮團在高炮師的配屬內,協同作戰三十余次,射擊敵機一百多架次,取得擊落敵機三十架、擊傷三十架的輝煌戰果。打出了國威,打出了軍威,我部無重大人員傷亡。

時光如流水,歲月不饒人。參加援越抗美的那段戰斗經歷轉眼過去近半個世紀了,但讓我揮之不去,終生難忘。

  • 微笑
  • 流汗
  • 難過
  • 羨慕
  • 憤怒
  • 流淚
相關閱讀
關鍵詞: 吳延榮
0
  • 主管主辦:湖北日報傳媒集團三峽分社 地址:湖北省宜昌市勝利四路46號
  • 版權為 三峽新聞網 www.sxxw.net所有 未經同意不得復制或鏡像
  • 互聯網出版機構 鄂新網備0908-0213 鄂ICP備12016035號
  • 聯系電話:0717-6448478
  • 24小時報料熱線:0717-6233333
  • 郵箱:sxxw@sxxw.net
王中王鉄算盘开奖结果118